• <th id="4jxud"><track id="4jxud"></track></th>

  • <em id="4jxud"></em>

  • 華夏聚焦新聞網,是具有廣泛影響力的,綜合性聚焦重大新聞事件的網站。

    下好收入分配改革這盤大棋 居民收入差距逐步縮小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事關廣大群眾切身利益,事關社會團結穩定,更事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大局,必須妥善把握,穩妥推進。一方面,要重視公平,通過“提低、擴中、控高”,縮小收入差距、促進分配公平;另一方面,也要兼顧效率,為經濟發展、創新創業、科技進步營造良好環境——

      黨的十八大首次明確提出居民收入倍增目標后,近年來,我國積極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斷完善再分配調節機制,使國民收入更多地向居民傾斜,居民可支配收入連年跑贏經濟增長,反映貧富差距的基尼系數連年下降,城鄉居民收入、地區收入差距連年縮小,收入分配格局得到進一步改善。

      收入經濟同步增長

      居民可支配收入是居民可用于最終消費支出和儲蓄的總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886元,同比名義增長8.7%,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5%,接近上半年6.7%的經濟增長速度,二者基本保持同步。2015年,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比上年增長8.9%,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4%,超過全年國內生產總值比上年增長6.9%的增速。

      這些數據表明,雖然當前經濟增速放緩,但并沒有造成居民收入的減少。我國仍然是世界上人均收入增速較高的國家。

      基尼系數是國際上用來綜合考察居民內部收入分配差異狀況的重要指標。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居民收入基尼系數為0.462,為2009年以來連續第7年下降。2008年中國基尼系數曾一度上升至0.491,此后逐年回落,反映的是收入差距逐漸縮小。

      城鄉居民收入的差距在縮小。近年來隨著勞動力的短缺,低端勞動力工資收入較快上漲。2010年以來,我國農村居民收入增速已經連續六年超過城鎮居民收入。2014年我國城鄉居民收入比再次降至“3”以下。今年上半年,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倍差為2.80,比上年同期縮小0.03。

      地區收入的差距也在縮小。自2006年開始,全國31個省(區、市)城鎮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異系數逐年縮小,這也意味著各地區城鎮居民之間和農村居民之間收入差距有所縮小。從近期各省份已公布的今年上半年收入數據來看,西部地區收入增速較高,貴州、青海兩地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分別達到9.3%、9.2%,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牛犁認為,這從側面反映出西部地區的GDP快速增長帶動了當地的就業和收入相應增加。

      正視問題直面挑戰

      近年來我國收入分配格局出現了不少向好勢頭,但要貫徹落實共享發展理念,進一步縮小城鄉之間、地區之間、行業之間以及社會群體之間的收入差距,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不少,壓力不小。

      行業間收入差距依然較大。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5年平均工資最高的三個行業分別是金融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平均工資最低的三個行業分別是農、林、牧、漁業,住宿和餐飲業,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最高與最低行業平均工資之比為3.59,與2014年的3.82相比,差距有所縮小。牛犁表示,不同行業之間的工資有差異,大家可以理解。問題在于,行業差距不應過大。

      不同崗位階層的收入差距依然較大。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5年不同崗位平均工資數據顯示,中層及以上管理人員平均工資最高,是全部就業人員平均水平的2.15倍;商業、服務業人員平均工資最低,是全部就業人員平均水平的83%。崗位平均工資最高與最低之比為2.61,比上年下降0.09。

      財產差距不斷擴大。以往人們大多把貧富差距等同于收入差距,但實際上,居民在資產方面的差距也是衡量財富分配差距的重要方面。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萬海遠、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李實曾在2015年聯合撰文呼吁警惕中國居民財產差距迅速擴大。

      縮小差距促進公平

      如何進一步縮小收入差距,緩解收入分配不公問題?社會各界有許多建議。

      通過分類“控高”縮小行業收入差距!翱馗摺睉诸愡M行,對于腐敗收入、灰色收入等違法高收入要堅決打擊,對于壟斷收入等不合理的高收入要通過推進國企改革等來解決,對于一些通過合法途徑取得的高收入,要通過改革稅收制度修正調節。加快建立綜合和分類的個人所得稅制度,綜合考慮家庭收入來征稅,充分體現二次分配更加注重公平的原則。

      “提低”應成為收入分配改革的重中之重?s小收入差距、促進分配公平,在“提低、擴中、控高”三個解決途徑中,“提低”被普遍認為應成為未來改革的重點。從收入差距的主要矛盾來看,消除貧困人口、提高農民收入應當成為縮小差距首先要解決的問題。當前經濟進入新常態,“提低”關乎經濟增長與社會穩定。讓低收入群體有更多收入有助于促進消費,有利于實現消費驅動經濟增長,也會帶動社會公眾公平感上升,有助于社會穩定,為經濟適應新常態創造一個和諧的社會環境。

      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民眾!笆濉币詠硖貏e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不斷健全以基本公共服務為核心的民生保障制度,多措并舉增投入、補短板、兜底線、織密網,將財政用于民生的比例穩定在70%以上,使發展成果惠及全體群眾。降低社保費率、提高保障水平等,可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民眾。

      需要加大改革頂層設計的力度。國企改革、稅收制度改革、提高保障水平……未來縮小收入差距,有賴于方方面面改革的推進。這些改革必然觸及不同的利益,阻力會增大。因此需要有更科學的頂層設計,以及更堅定的改革決心。要通過進一步加大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力度,完善以稅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調節機制和收入分配調控體制機制與政策體系,不斷增加城鄉居民收入,縮小分配差距,規范收入分配秩序,促進社會公平與和諧。來源:經濟日報 

    上一篇:開啟共青團發展的新篇章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2011-2015 hxjj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華夏聚焦新聞網版權所有
    服務熱線:13264507187 投稿郵箱:hxjjnews@163.com QQ:1796725675
    京ICP備11036487號
    XXXXX无尽的毛茸茸撒尿_国产无圣光一区福利二区_色欲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超碰在在线a天堂亚洲

  • <th id="4jxud"><track id="4jxud"></track></th>

  • <em id="4jxud"></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