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4jxud"><track id="4jxud"></track></th>

  • <em id="4jxud"></em>

  • 華夏聚焦新聞網,是具有廣泛影響力的,綜合性聚焦重大新聞事件的網站。

    飛盤火遍全國,玩狗不如“當狗”?


       在熱愛飛盤的人心中

      飛盤不僅是一項運動

      它的背后寄托著人們的終極理想

      那是現實生活以外的兩小時的烏托邦

      “再蹲一下,有人轉今天的票嗎?”

      “我也蹲下!

      “同蹲!

      在北京伙伴飛盤俱樂部群里,沒搶到當天飛盤活動名額的盤友四處求票。沒辦法,進群的人越來越多,群也越拉越多,如今這個俱樂部的群按照甲乙丙擴展,已經膨脹出了“丁”群,每周的活動報名小程序一出,注定“手慢無”。5月31日晚10點11分發布的端午假期活動,10點12分打開時已顯示售罄。

    北京伙伴飛盤俱樂部組織的一場活動。圖/受訪者提供北京伙伴飛盤俱樂部組織的一場活動。圖/受訪者提供

      這是過去半年多飛盤運動火爆現象的一個縮影。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社區小廣場、公園、足球場……但凡有塊空地,就有上躥下跳扔飛盤的身影。據不完全統計,類似的飛盤社群在過去一年從個位數增長至已經過百,受疫情影響,很多社群組織的飛盤活動每次都會限制在25~30個人,一周只能滿足200人次左右參加活動。社群飛盤局一票難求是常事,據說有些地方已經出現黃牛票。愛好者們對飛盤的熱情前所未有。

      這種火爆程度,北京伙伴飛盤俱樂部主理人張坤也沒想到,作為中國最早玩飛盤的那撥人,張坤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從21世紀初飛盤被一些外企員工帶到中國,在過去的20年里都是一項圈子很小的小眾運動,真正火起來是從2021年下半年才開始。

    張坤。圖/受訪者提供張坤。圖/受訪者提供

      封控、居家、保持社交距離等因為疫情給生活帶來的巨大影響,使新的文化體系、審美風尚及生活標準被重新定義。在抖音公布的《2022十大潮流生活趨勢報告》中,42.4%的用戶將戶外休閑運動作為重要的娛樂放松方式,每年都會參加戶外活動的人中,63.9%選擇公園,無疑公園是最親民、在疫情的當下花費最低也最容易實現的戶外場所。小紅書的《2022年十大生活趨勢》數據里,“室內憋了太久要去戶外走走”的山系生活成為流行,發布量位居前三的飛盤、露營、槳板中,飛盤拔得頭籌,發布量同比增長6倍。

      馬蜂窩營銷中心總經理趙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隨著中國進入常態化防疫,年輕人已經把旅游需求向本地玩樂過渡,人們對健康的生活方式也抱有極大熱情,因此催生了一批既好玩又可以與日常生活完美結合的潮流運動,成為年輕人為自己構建的新領地,飛盤、腰旗橄欖球、滑草、陸地沖浪板、槳板、Spike Ball……都在此列。由于門檻低、安全、強社交、適合拍照出片兒、裝備親民、易于實現等諸多優勢,飛盤是其中無可爭議的頂流。

    腰旗橄欖球。圖/馬蜂窩腰旗橄欖球。圖/馬蜂窩

      在已經推廣飛盤文化8年的YONSEED創始人董達眼中,這些特點只是飛盤將人們拉進場的原因,真正將人留下的,是飛盤這項運動在誕生之日就蘊含其中的文化內核,也正因如此,他們這些十幾年前來到飛盤場上的年輕人,直到步入中年的今天都沒有離開。在這些熱愛飛盤的人心中,飛盤不僅是一項運動,它的背后寄托著人們的終極理想,那是現實生活以外的兩小時的烏托邦。

      “玩狗不如當狗”

      “飛盤這項運動讓我明白,玩狗,不如當狗!2021年10月的《脫口秀大會》上,演員小北講了一個有關飛盤運動的段子,讓很多人突然發現了這個仿佛一夜之間走紅的運動。

      這個梗形象道出了有關飛盤最常見的誤解,這更是張坤他們經常在新手那里遇到的尷尬問題——一提到飛盤,很多人“腦子里馬上就有狗了”。事實上,飛盤有很多玩法,如極限飛盤、躲避飛盤、飛盤高爾夫等等,目前正在火爆也是大部分人在玩的是極限飛盤,也叫飛盤爭奪賽。這是一種融合了橄欖球、足球和籃球玩法的團體運動,場上選手分為兩隊,通常為5對5或7對7,兩端設置得分區,在中間爭奪區傳接,通過傳導飛盤到指定區域得分。由于入門簡單且不允許肢體接觸,在后疫情時期為都市人提供了一種新的戶外選擇,同時極限飛盤還是男女混隊,更為其賦予了極強的社交屬性。

      繼在脫口秀亮相之后,《很高興認識你》《我就要這樣生活》《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等一連串的綜藝節目里,各路明星都開始體驗飛盤。在這幾檔綜藝中,帶著周迅、張鈞甯、顏如晶等明星一起玩飛盤的教練,是曾任國家飛盤青年隊主教練、如今主理Gravity運動社群的徐孟凱。他認為,飛盤興起的契機是基于精致露營文化近兩年在國內的發展。重裝備的露營之中,飛盤極易攜帶,“掛包上也行,車里找個縫兒隨便一塞也行”,而飛盤輕盈時尚的氣質也與露營天然契合,為不少露營人提供了戶外場景娛樂的新選擇,從去年甚至前年開始,飛盤已經在露營圈子中最先流行起來。

    徐孟凱。圖/受訪者提供徐孟凱。圖/受訪者提供

      2021年中旬,徐孟凱開始明顯感受到,飛盤正在破圈。6月,他先后受邀參加了上海三場創意市集活動并推廣飛盤文化,同時也給當時他所在的上海之翼飛盤俱樂部納新,沒想到加群的人非常多。徐孟凱記得,在“安高若運動集市”上,當天就有200人進群,一周之內,群就滿了500人,并在半年內增長至超過5000人,原本為上海之翼納新才發起的Gravity社群,生長出了自己的生命力。

      自上海開始,飛盤的熱潮逐漸蔓延至北方城市,2021年八九月份,一直在北京組織各俱樂部間極限飛盤比賽的張坤開始有了明顯的感覺:“以前單場比賽只有三四十人參加,從八九月開始明顯感到人次的增量,到九十月份,一場比賽能來八九十人,隊伍從兩三支增加到七八支!睆哪菚r開始,這些玩了飛盤十幾年的“老飛盤人”預判到,“飛盤要火”,但是誰也沒料到,會火成現在這個樣子。

      飛盤進入大眾視野后,作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蕩漾開來,小紅書、抖音等社交平臺敏銳地捕捉到了新興潮流運動的流量,和滑雪、露營的發展路徑一樣,社交平臺成為飛盤的主要流量聚集地。愛好者在平臺傳播飛盤文化、潮流生活方式,平臺的種草邏輯也讓大眾更快找到接觸飛盤社群的入口。在更為廣泛的大眾層面,明星在綜藝中體驗飛盤則發揮了強勢宣傳作用。進入2022年,“小紅書”等平臺獲得暴增的流量,今年清明假期,飛盤相關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長約24倍,五一假期飛盤相關搜索量同比增長約40倍。打開小紅書搜索“飛盤”,可以顯示出7萬多篇筆記,大部分發布時間顯示近半年內,飛盤俱樂部遍布北、上、廣、深。

      以飛盤為代表的潮流運動很快吸引了傳統旅行平臺的注意,2021年7月,以年輕用戶為主的馬蜂窩開辟了潮游實驗項目“周末請上車”,項目負責人趙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項目初始,她的目光還更多停留在露營線和文藝線,從8月開始,她發現飛盤這種運動在愛玩的人群中“出鏡率”已經相當高,北京反應略慢,上海和成都是飛盤等潮流運動的先行者。飛盤出圈后,與飛盤有相似之處的腰旗橄欖球也逐漸走紅,再加上槳板、陸地沖浪板、Spike Ball……一批潮流運動冒了出來。

      這些潮流運動與籃、足、羽毛球等傳統運動相比,通常為安全的“非沖撞性”運動,游戲、娛樂感更強,用一些小紅書用戶的話說,就是不那么“直男”。且規則簡單容易上手,滿足各群體訴求的“最大公約數”,男女通吃,因此具有更強的社交屬性。與眾不同的潮酷特性也極大地滿足了年輕人個性標簽的表達、分享欲,及城市青年的同類身份認同感。某種程度上,潮流運動帶給人的情緒價值和社交價值,高于運動價值。就像馬蜂窩一篇文章里說的,“就是你有個不會麻將的朋友,他有個不會籃球的同伴,湊在一起玩點規則簡單容易上手的東西!

      除了飛盤,如今最潮流的運動還有腰旗橄欖球,這是簡化版的“非沖撞”美式橄欖球,簡單來說,比賽中不允許抱人和推人,防守方拉下持球進攻球員腰帶上的腰旗,進攻即被阻止,類似于撕名牌游戲,也是男女混隊。

      但相對于飛盤,橄欖球不易扔接,比賽還需要更多戰術,當互相不熟悉的隊員對于跑位不清晰記不住時,需要不停重復戰術,中間等待過程長,容易讓一部分玩家失去耐心,這在一定程度限制了腰旗橄欖球的傳播率。成功從小眾運動突圍的,仍然只有飛盤。

      根據國內首個飛盤資訊、數據平臺“盤盤圈”的統計,截至2022年5月3日全國共有高校飛盤隊157支,飛盤俱樂部、社群206個,競技隊伍112支。無論是社會飛盤隊伍數量還是人數,上海均以壓倒性優勢排名第一。

      據徐孟凱和張坤的觀察,從去年6月份到現在,上海有30多個新社群出現,北京的增加數量也差不太多,而去年年初,上海和北京的飛盤俱樂部加在一起,也還只是個位數。今年三四月,張坤才開始搞社群,到5月已經將近2000人。五一和端午期間,張坤忙到團團轉,每天都有1~2場飛盤局,他注意到,只要是外租的場地,幾乎都被飛盤社群包攬。就在不久前,某知名體育大V還發布了一篇文章,抱怨足球場被飛盤黨占領。

      如果說,2021年中國年輕人被露營支配,那么2022年一定是飛盤的天下!坝腥艘黄痫w盤嗎?”儼然已經成為了當下最流行的社交方式。

      獨一無二的“飛盤精神”

      苗二在大二那年第一次接觸飛盤,一飛就馬上“入了坑”。一開始,他只想找個能鍛煉身體的項目,身高不到1米70的他,本能地排斥足球、籃球、排球等對身體素質要求更高的運動,而飛盤相對來說不那么“吃身形”。初中時他打過乒乓球,但乒乓球這個項目,只要一段時間不練,技術下降得厲害,沒法再和人對壘,且乒乓球主要依靠個人實力,贏了也只是一個人的快樂。

      正在同濟大學讀書、自嘲為“輕微社恐患者”的申申對于飛盤帶來的團體感體會更深。在接觸飛盤之前,她是一個孤獨的跑者,唯一喜歡的運動就是獨自可以完成的跑步,頂多和朋友打打羽毛球,而飛盤無論從規則還是社群氛圍上,都是一個包容性極強的運動形式,只有飛盤,讓申申第一次體會到團體運動的吸引力。她因此結識了一群好友,“盤盤圈”就是申申、苗二、經林等幾個因飛盤而結識的大學生一起創辦的飛盤內容、數據平臺,沒想到做成了國內第一個這樣的平臺。

      這一切,繞不開飛盤獨有的魅力,也是這些飛盤人心中所推崇的獨一無二的飛盤精神。

      飛盤沒有裁判,這是飛盤有別于其他運動的最大特點,當場上出現爭議時,認為發生犯規的隊員依據規則提出犯規,被提出犯規的隊員在公平競爭的前提下選擇同意或不同意,由兩名當事人討論解決。不可否認,運動員自裁這項原則對競爭的核心來說是一項挑戰。申申的校隊隊友經林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在戰況特別激烈的比賽中,有時候稍微違背一下飛盤精神,“call一個有利于己方的call,就能獲得決定性優勢從而贏下比賽。這在沒有裁判的飛盤比賽中,很考驗玩家對飛盤精神的堅守,而這種‘困境’是在其他有裁判的競技性運動中所沒有的!逼浔澈,是一個人真實地面對自我以及尊重對手和規則的品格。

      在董達看來,人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有權威的世界里,上學時老師是權威,上班后領導是權威,無論走到哪里,權威無處不在。但在飛盤場上,權威消失了,正因如此,人們更加珍惜這個短暫的無權威的比賽場,會更加自覺地堅守飛盤精神,約束自己的行為。

    董達。圖/受訪者提供董達。圖/受訪者提供

      當然,不是每次爭議都能達成共識,于是,一些飛盤比賽引入了觀察員角色,幫助協商爭議,但觀察員非主動性地參與判決,仍然由隊員來決定是否叫犯規。若闡述觀點后仍不能達成共識,則依據規則回到提出犯規之前的位置重新比賽。

      飛盤場上的討論,關鍵基于在彼此有共識的規則基礎上,討論事實本身。申申發現,飛盤場上的一次次協商,對自己在生活里的社交產生了正向影響,面對生活里的爭議,她開始敢于表達自我,這種表達是說出自己的想法,也聽取接受對方的不同意見,解決問題,而不是一定要爭對錯,更不是發泄情緒。

      這樣的平等幾乎滲透飛盤運動的每一個面向。飛盤與籃球、足球等運動最大的不同,就是更強調團隊的作用,無法一個人完成得分。飛盤不允許持盤跑動,在隊員接到盤的那一刻就不能再跑動,只能原地以一只腳為軸心轉動傳盤,10秒內將飛盤傳給其他隊友。因此,飛盤比賽中難以誕生所謂的超級巨星,個人只能作為攻防中的一環,團隊強大才能贏得比賽,這使得場上的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擅長的位置。由于沒有身體接觸,也相對弱化了男女隊員間身體素質的差異。

      那些下了場或暫時還沒上場站在場邊觀戰的隊員,也不會閑著,他們叫做“Sideline”,規則鼓勵Sideline通過語言大聲給出提示,幫助場上的人更好地完成進攻或防守。因此,飛盤比賽有個有趣的現象,已經下場的Sideline通常會緊盯著飛盤的推進位置在場邊移動,他們身在場外看得到大局,常常能給出關鍵性建議,是場上隊友的另一雙耳和眼。從這個意義上說,飛盤大概是唯一打破了所謂“主力”與“板凳”概念的運動,場上和場下的人是平等的,都發揮著自己的作用,所有人都是一個整體。

      WFDF世界飛盤聯合會將極限飛盤精神濃縮為“SOTG”圖標,即熟知規則、避免身體接觸、公平競爭、享受比賽、真誠溝通。獨特的精神內核自這項運動誕生之日起,就蘊含其中。

      飛盤最早起源于19世紀的美國,一群大學生將Fisbie餡餅公司碟狀包裝盒當作玩具在空中扔來扔去,發現這個圓盤可以在空中平穩地飛行很遠。后來,為避免金屬盤的危險,塑料制飛盤被發明出來,隨后風靡歐美,發展出了十幾種玩法。1968年,美國新澤西州的哥倫比亞高中制定了極限飛盤比賽規則,當時,美國民權運動到達了高潮,黑人等少數族裔以及婦女的權利日益受到重視,極限飛盤規則以及飛盤精神正是在這樣追求公正以及平等的社會氛圍中誕生,并在70年代逐漸完善。

    4月24日,廣西南寧市一球場內的飛盤運動。圖/中新4月24日,廣西南寧市一球場內的飛盤運動。圖/中新

      改革開放初期,飛盤曾短暫地在中國流行過。那時,國內引進了一部現象級美劇《大西洋底來的人》,這部劇帶火了蛤蟆鏡、牛仔褲和飛盤。徐孟凱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有時候在公園練習飛盤,一些路過的長輩看見了會說:“喲,飛碟!蹦莻年代,飛盤曾被稱作飛碟,是互相傳接的游戲,性質更像玩具,因此在一陣風之后,又沉寂了。

      進入21世紀,極限飛盤在西方大學校園里已經是一項常見的團隊型運動。2001年,世運會將極限飛盤列為正式比賽項目。也正是2000年前后,極限飛盤作為一種正式的運動被一群在外企工作的外國人率先介紹到中國。他們在上海建立“滬蛙”極限飛盤俱樂部,在北京組建“大哥”極限飛盤俱樂部,徐孟凱、張坤等人跟著這些外國人,第一次接觸到了極限飛盤。在他們看來,飛盤不是一個單純依靠體力而是充滿智慧和勇氣的項目,戶外、社交、低門檻都僅僅是飛盤熱起來的外在吸引力,把人留在場上并使這項運動最終風靡全球的真正魅力,是它所蘊含的自由、平等與尊重彼此的精神內涵。

      馬蜂窩和一些俱樂部做過統計,參加飛盤活動的多為25~35歲的年輕人,在996里摸爬滾打閃轉騰挪了一周后,他們迫切需要一片凈土,一個彼岸,哪怕短暫,哪怕只有2小時。而飛盤緩慢滑翔在空中的瞬間,是一種難言的獨特美學,時間似乎停滯,那是從一切“不得不”中抽離的自由。董達一直認為,將Ultimate Frisbee翻譯為極限飛盤并不準確,準確的翻譯應為終極飛盤,因為它追求的是競技體育的最終形態,甚至是人類社會的終極理想。

      這是一門怎樣的生意

      作為一項潮流運動,飛盤的低門檻也體現在裝備上。與露營、滑雪、沖浪等動輒就需要數千元添置各種專業裝備甚至需要專業訓練不同,飛盤愛好者的基本裝備一個盤就足夠,在京東等網購平臺上,極限飛盤的價格在50元~150元之間,一個高質量的飛盤能夠使用一年以上。如果僅僅作為生活方式,飛盤運動只需要一個幾十塊錢的盤和一雙便于跑步的鞋子。想要去專業的場地體驗正規的飛盤訓練,頂多再加一副幾十塊錢的飛盤手套以及支付俱樂部2小時100元左右的費用。

      “輕器材、重體驗”是飛盤運動的特點,對于玩家,飛盤可以說得上性價比極高。但也因此,和飛盤運動眼下的風風火火相比,飛盤產業的賽道還略顯冷清。目前來看,國內的專業飛盤品牌,唯有翼鯤和艾克兩家獨大。

      翼鯤飛盤的創始人徐穎峰在2008年創業時,還是寧波諾丁漢大學商學院的一名在校生,那時,他和幾個同學在外教的帶動下愛上了飛盤,成立了飛盤社團,還曾作為唯二的全部由中國人組成的飛盤隊伍之一,去參加過中國最有歷史底蘊俱樂部飛盤賽事——上海公開賽。當年,國內飛盤市場還是“零”的狀態,沒有極限飛盤制造公司,市面上的國產飛盤多是玩具廠商做的飛盤玩具,徐穎峰和隊友用的飛盤需要托人從美國購賣?吹竭@個市場缺口,徐穎峰和幾個同學在大學四年級時,決定研發創立自己的國產飛盤品牌。

      徐穎峰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飛盤看著普通,但從專業性來講,其制作涉及空氣動力學、材料學等多門學科,且專業運動飛盤需要通過國際標準,世界飛盤聯合會制定了重量175g、直徑27cm的飛盤標準,除了材料和尺寸標準外,還需要運動能力測試。

      2015年,翼鯤飛盤用7年時間通過了所有國際飛盤協會認證,成為亞洲第一個拿到錦標賽級別認證的飛盤品牌,能夠在國際頂級飛盤聯賽使用,打破了北美飛盤品牌壟斷國際頂級飛盤賽事的局面, 目前超過70%的產品營收來自海外。2016年,艾克飛盤也通過了世界飛盤聯合會(WFDF)和美國飛盤協會(USAU)的冠軍級比賽用盤認證,產品遠銷國際。

      自去年開始,被列為潮流生活年度關鍵詞之一的飛盤因為其“潮流屬性”,開始吸引專業飛盤廠商以外的運動潮牌甚至奢侈品品牌。他們紛紛推出帶有自家logo的飛盤,以吸引年輕消費群體。例如潮牌Supreme與飛盤鼻祖Wham-o合作推出漸變圖案+漸變色logo的設計飛盤,Neighborhood的唱片飛盤,甚至一些新消費品牌如Seesaw咖啡、三頓半咖啡,也開始賣飛盤。今年春天,香奈兒推出的碳纖維飛盤售價高達11000美元,Prada也曾在2021年的上海榮宅Prada Outdoor“意趣花園”內,展示了印有品牌LOGO的飛盤。在消費品牌傳播圈,簡直“萬物皆可飛盤”。

    一些奢侈品品牌紛紛推出帶有自家logo的飛盤。一些奢侈品品牌紛紛推出帶有自家logo的飛盤。

      翼鯤、艾克兩大品牌商,也在尋求更多品牌聯名機會,以提升產品溢價,且從產品公司出發,逐步布局培訓、教學、賽事主辦等中下游業務,進軍全產業鏈。徐穎峰說,翼鯤將自己定位為產業型飛盤運動的整體服務供應商,從業務形態上,如果以金字塔來形容,飛盤和配件等產品是基石業務,金字塔的中部是教學培訓,業務頭部是賽事端。

      當品牌企業在尋找更多商業模式時,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俱樂部和社群還完全處于初始發展階段。規范的飛盤俱樂部活動主要分為新人局、進階局、俱樂部固定隊伍訓練以及Pick-Up場。Pick-Up場也叫“皮卡”,可以理解為非正式的飛盤比賽,場上選手隨機分為兩隊。無論哪種局,俱樂部的盈利還僅僅限于活動收費。

      在北京,組織一場飛盤活動人均收費在2小時100~120元,參與人數限制在25人左右,按照人頭計算,一場活動收入約3000元。由于飛盤運動受場地條件的制約,俱樂部往往要租賃足球場作為場地。室外足球場地按面積不同劃分,2小時租金一般約為1000元。既然參加潮流運動,玩家回去是肯定要“曬出來”的,飛盤俱樂部需要配備專業攝影師拍攝,活動結束后將照片統一發到社群。再除去器材、教練等服務費用,粗略計算,一場飛盤活動的凈利潤在1000元左右,幾位組織者再一均攤,可以說是微利運營。

      但由于運營模式簡單,極易復制,需求又旺盛,使得飛盤社群數量快速增加,這也導致一些亂象。徐孟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見過一些玩家,在規范俱樂部里待三四個月,知道怎么回事了,就自己出去攢局攢社群,才學會一點技術皮毛就敢當教練,一場活動召集四五十人甚至更多,完全當成生意去做,短時間也能賺些錢,但是完全不負責任,是在割韭菜。

      “盤盤圈”團隊在收集數據做全國飛盤地圖時也發現了類似的問題,一些俱樂部完全是跟風盈利性質,里面沒有合格的教練教學,不僅對飛盤精神理解程度不高,甚至對規則也不熟悉,因此他們制作的地圖設立了門檻,篩掉那些什么都做的運動社群和只是跟風的飛盤俱樂部。

      割韭菜的社群也能有市場,其中相當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當飛盤成為風口上的運動,一些玩家的目的也不那么純粹。小紅書上,隨便一搜“飛盤”,便有大量年輕女孩分享飛盤運動的博文,被主推的那些有相似之處,身材修長,面貌姣好。相當一部分是熱愛這項運動、投入其中且勇敢展示自己的博主,但的確也有一些,緊身低胸衣、長筒襪、精致妝容、美顏濾鏡……沒有運動狀態更像是擺拍的美照全網分發,收割流量和小紅心。于是有人直接甩出“飛盤媛”這個標簽,飛盤的運動屬性被消解,被迫成為一個披著潮流運動外衣的曖昧社交工具。曾有個飛盤局要求參加者必須滿足以下條件之一:有京房、身份證110開頭、年入50w+、男生178+/女生165+……宛若大型相親現場。一個剛了解飛盤不久的女性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出于好奇她加了一個飛盤社群,才進群兩三分鐘,就冒出好幾個好友申請,全是來聊天的異性,雖然不能隨意揣測對方目的,但是太強烈的交友愿望還是讓她感覺不大舒服。

      參與的女性比例較高,在社交網站獲取了流量,飛盤的社交屬性格外突顯出來,又有人打著飛盤旗號做著不那么“飛盤”的生意,伴隨而來的是針對飛盤運動本身以及這項運動所有愛好者的質疑與戲謔。瑜伽褲、身材優越以及兩性參與在一項運動面前成了“原罪”,飛盤精神在誤解和曖昧的凝視中蕩然無存。這傷害了真正熱愛飛盤的人。一個參加過飛盤競技比賽的女生在社交平臺留言說:“你可以說有些人想利用飛盤獲得美照,吸引異性、流量,但你不能說飛盤就是這樣的……不要把嘩眾取寵的小丑行為和極限飛盤混為一談!

      從這個意義上看,飛盤是有門檻的,這個門檻不在于經濟、技術、體力,而在于精神。董達對《中國新聞周刊》感慨,有些人眼中男人女人在一起運動只是因為社交,但飛盤營造的平等平權規則在一些地方甚至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軌跡!霸跇O限飛盤這項運動中,男女的關系只有一個——就是‘隊友’。它很平凡,但我們相信它意義深遠!倍_說。

      這些真正熱愛飛盤的人,他們希望飛盤能夠被普及,卻也擔心飛盤被貼上“潮流”“網紅”的標簽后,難以再保持競技的“純粹”。在深耕飛盤運動產業十多年的徐穎峰看來,飛盤運動在中國正處于由“啟蒙”過渡到“初級”的發展階段,有些野蠻生長,而“網紅”標簽無法把飛盤這項運動帶得更遠,作為一項體育運動,飛盤最終的商業價值仍要回歸到賽場上,以賽事為基石的“賽事+培訓+裝備”的“鐵三角”模式才是未來“最理想的商業模式”。

      期待入奧

      不了解極限飛盤的人,很容易把它與休閑游戲混為一談。事實上,在極限飛盤比賽中,運動員需要不斷跑動“傳盤”得分,爭奪非常激烈,一場真正的比賽下來,隊員的跑動距離通常在10公里左右,堪比一場高水平足球賽。雖然飛盤上手比較快,但如果想要提高技術,一樣需要花時間去練習基本功。

      早在2001年,飛盤就已作為正式比賽項目加入世界運動會(1981年首次舉辦的以非奧運項目為主的賽事),隨后又加入世界大學生運動會,曾被《時代周刊》評為21世紀發展最快的團隊運動。在飛盤進入國內大眾視野之前,2019年是中國飛盤發展歷程中重要的一年。這一年,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下設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將飛盤賽事列入每年的辦賽計劃,包括全國飛盤錦標賽、全國青少年飛盤錦標賽、城市飛盤錦標賽等。同年,上海成功舉辦了世界飛盤聯合會2019年亞洲大洋洲飛盤錦標賽,這是國際性飛盤賽事首次在國內落地,自此,飛盤錦標賽被國家體育總局納入年度外事計劃和國際A類賽事。

      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副秘書長薛志行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在2019年,飛盤作為正式比賽項目的賽事體系已經初步搭建起來了,但由于突如其來的疫情,推進和落地都被中斷,待疫情逐漸穩定社會進一步開放后,這些賽事會逐步開展。

      也正是在2019年,中國組建了飛盤國青隊和國家隊,分別參加了德國海德堡世青賽和上海亞洲大洋洲飛盤錦標賽。不過與傳統國字頭隊伍不同,這些隊員來自社會招募、選拔然后集訓,成員由體院學生、海外留學生和資深盤友組成。

      對于一項體育運動來說,只有培育出具備市場影響力的專業賽事IP,這項運動才能獲得產業常青的動力。1979年底,美國終極飛盤會(USA Ultimate)在美國成立,每年舉辦區域性與全國性比賽,同年創辦于密歇根州的Discraft飛盤公司,一路伴隨著全美越來越豐富和正規的飛盤比賽成長起來,如今已是全球頂級飛盤制造商。2012年,美國成立了兩個職業終極飛盤聯賽,美國終極飛盤聯盟(AUDL)和終極飛盤大聯盟(MLU),今天,AUDL在美國的影響力雖遠不及北美著名的四大聯賽(NFL、MLB、NBA和NHL),卻已逐年實現媒體覆蓋率和商業價值的提升,吸引來諸多贊助商,其中最主要的贊助商就是Discraft飛盤和美國啤酒品牌Deschuttes Brewery。

      亞馬遜上,售賣飛盤的商家不少,而且銷量可觀,許多產品的評分和評價都很高,整體價格與國內相當,集中在10~20美元。伴隨著飛盤運動蓬勃發展,大型運動品牌也盯上了這塊蛋糕,例如迪卡儂,已經開辟自有飛盤品牌產品線,不僅有標準極限飛盤,也有兒童飛盤玩具、沙灘軟飛盤等產品,自2021年下半年飛盤逐漸在國內火爆,迪卡儂在中國不少門店專門辟出一片飛盤陳設區。

      在徐穎峰眼中,所有運動都是“養成系”項目,不像互聯網和金融,可以迅速爆發,運動項目的產業化和推廣是一個多年累積的過程。專業賽事體系、競訓體系、運動員晉升通道、群眾基礎和市場對此項運動商業價值的認可……完整的鏈條才能造就一項成熟的體育產業。他認為中國的飛盤運動已經完成從民間發起到官方承認、從專業運動到潮流運動的發展轉變過程,今后有可能再從潮流運動回歸到專業運動,完成螺旋式上升,“增長性是可期的!彼麄兌计诖杏绊懥Φ馁愂,把飛盤再帶上一層樓。

      頂流的賽事IP無疑是奧運會。成立于1985年的世界飛盤聯合會,在2015年三十周年之際正式獲得國際奧委會承認,有資格成為奧運會的比賽項目。但在2020東京奧運和2024巴黎奧運前,飛盤的兩次入奧申請均以失敗告終。這一次,人們把目光投向6年后的2028年。

      2028年,飛盤的起源地洛杉磯將承辦奧運。根據國際奧委會規則,東道主有權利根據自身的優勢申請增加奧運會項目,例如去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就新增了滑板、沖浪、攀巖、棒壘球和空手道等5個大項,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將新增霹靂舞。在全世界飛盤愛好者的眼中,洛杉磯有充分的理由和條件推動極限飛盤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畢竟,它是孕育飛盤誕生且有深厚群眾基礎、競技水平以及飛盤場地設施的城市,世界上第一塊商業售賣的飛盤也出現在洛杉磯。在兩次申請入奧失敗之后,世界飛盤聯合會也正在做出一些改變,包括調整比賽規則,讓賽事更具觀賞性和競技性,縮小比賽場地、縮減比賽人數等。飛盤“入奧”之路正在鋪平。

      2023年,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就將對洛杉磯奧運會比賽項目名單進行確認,如果能順利“入奧”,將一次性擴大飛盤運動的影響力,為產業發展提供基礎,也將徹底撕去牢牢貼在飛盤身上的標簽和誤解。

      在這之前,中國的全國飛盤運動推廣委員會正在牽頭,已經制定了《全國飛盤運動教練員管理辦法》,今后,無論在校園中教授飛盤的體育老師還是商業俱樂部中的教練,都將有相應的管理制度及培訓規范,并且按等級進行考核。委員會副秘書長薛志行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委員會也在尋找機會,將全國主要俱樂部的主理人召集到一起,共同商討行業的規范以及共識,建立行業聯盟。

      2022年4月,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2022年版)的通知》,極限飛盤作為新興體育項目被正式列入義務教育階段課程。這項新興且曾經小眾的運動,正在轉變為官方認可的教育資源。

      這似乎也意味著,將有一群數量龐大的屬于未來的飛盤運動者,畢竟相當一部分愛好,是從孩提時代就愛上,然后一直愛下去,他們將是今后飛盤產業的消費者、飛盤比賽的觀眾甚至高水平的職業飛盤運動員。對于徐孟凱、張坤、董達……這些飛盤傳教士一樣的飛盤人看來,孩子們從義務教育階段開始接觸飛盤,那么無論是競技水平還是對飛盤精神的理解,都將是更加深刻的。飛盤自我仲裁、平等平權的特性,需要人們源自內心的認可與堅守,只有如此,飛盤才不會“變味”,才能獲得長久的生命力,也讓手持飛盤的人,獲得日常生活中的力量與智慧。

      發于2022.6.27總第1049期《中國新聞周刊》


     

    ------來源于中國新聞周刊

    上一篇:北京6月23日新增1例本土確診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2011-2015 hxjj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華夏聚焦新聞網版權所有
    服務熱線:13264507187 投稿郵箱:hxjjnews@163.com QQ:1796725675
    京ICP備11036487號
    XXXXX无尽的毛茸茸撒尿_国产无圣光一区福利二区_色欲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超碰在在线a天堂亚洲

  • <th id="4jxud"><track id="4jxud"></track></th>

  • <em id="4jxud"></em>